Welcome! Guest 登陆
Main Page >> Historical Evolution >> 详解张家口及各属县方言及其历史成因

详解张家口及各属县方言及其历史成因

sinojin 2014-07-24 0
View Count1169

djm
在学术上,张家口四区十三县除蔚县外,各地方言均属于晋语(蔚县由于没有入声而被列为官话,关于蔚县话的归属,我在下文会继续讨论),这也是张家口方言难以被北方大部分理解的原因。

晋语在80年代被语言学者李荣首次从北方官话中单独列出,其主要依据是晋语保留了古入声,从而在学术界引起长达二十多年的关注和争议,也从而大大促进了晋语的研究。当然,保留入声这一点并不足以使晋语完全从北方官话中独立从而成为和粤语、吴语、闽语等并列的一种大方言,因为南方各方言基本都保留了入声——晋语还有许多其他非常独特和古老的特点,以后慢慢介绍(关于晋语的地位问题,仍有极大争议,本文就不讨论了)。

那么什么是入声呢?诗词里面常说的平仄问题,里面的平是指平声,仄就是上、去、入三个声调。在绝大部分现代官话中,入声已经消失,而并入其他三个声调,比如北京话和普通话。

关于入声,我就不说什么学术上的定义了,看这几个字:一、七、八、十、踢、德、捉、桌,只要会说张家口各地方言的,用方言念一下,应该都能感觉出来什么是入声了,就是这几个字的韵母部分最后有一个气流突然阻断的感觉,很“促”的一种感觉,这就是入声。为了简单,可以用拼音表示为k,比如:七 qiek,最后的 k 给口型,但是不出音,就能感觉到入声的发音特点了。古汉语入声有多个韵尾,在晋语中合并为同一个喉塞音韵尾,国际音标(IPA)表示为?,即问号,来代替上面提到的 k。

知道了入声,就了解了张家口各地方言的一个重要特点,这也是晋语能独立于北方官话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在北方大部,传统的淮河-秦岭一线以北,只有晋语还系统地、大面积地保留有入声。那么,为什么叫晋语呢?有的网友已经猜到了,和张家口方言类似的同属晋语的方言,大部分处在今天的山西境内。这就要说到晋语的分布。学术界给出的晋语分布范围包括:山西(除西南部靠近陕西的运城全境、临汾大部、大同属县广灵以外——广灵和蔚县相邻,情况一样,下文讨论),主要城市:太原、大同、长治、阳泉、忻州、朔州、吕梁、榆次、晋城;内蒙古太仆寺旗-二连浩特一线以西到乌海-临河一线以东,也就是常说的西蒙,主要城市:呼和浩特、包头、集宁、临河;陕西延安以北,也就是常说的陕北,主要城市;榆林、延安;河南北部黄河以北靠近山西的地区,主要城市:安阳、新乡、鹤壁、焦作、济源;河北张家口,邯郸西部、邢台西南部、石家庄西部这些临近山西的地区,主要城市:张家口、邯郸。

晋语又被细分为八片,即八种次方言,即并州、张呼、大包、五台、吕梁、上党、志延、邯新八片。其中,和张家口方言最像的是大同、太原、呼和浩特,其它城市的方言在科普阶段不必了解。张家口方言属于张呼片(张家口-呼和浩特方言),其他片不详细介绍。下面说张家口各地方言的历史成因和语音特点,因为这两方面是一个有机整体,而且联系起来更容易让大家对家乡方言有一个立体的认识。

另外,说到入声,《卖炭翁》就是押入声韵的,大家可以用咱们张家口各地方言念一下,比用普通话押韵效果好多了,因为普通话入声已经派入其他声调,入声消失了~~

《卖炭翁》
白居易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
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
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

请注意,下面有些观点就比较属于一家之言了,具体的问题大家具体对待。当然个人感觉我的观点还是基本不太离谱的,呵呵,有点自恋。废话少说。

张家口各地方言,虽然在学术上均被划为晋语张呼片,但实际上各地口音也有不同,不过这些不同在外地人耳朵里也许听不出来。而张家口方言和呼市、大同、太原方言的相似程度恐怕不是晋语区的人也很难分辨。这些问题涉及到张家口地区的历史行政区划、山西移民历史、晋商历史、近代张家口城市地位等问题。下面由古到今说起。

补充:这里说的张家口方言,主要指市区“此地话”+ 各县区方言。针对的主要是县域方言,因为“此地话”在市区越来越式微了,只有桥西蒙古营、下东营、碱店巷、元台子、堡子里等,这些桥西老城区的一些上点年纪的人还在做为生活用语使用,这也是挺悲哀的一件事。

晋语的历史发展有点枯燥,为了提起大家的兴致,先说点现实的,也就是张家口晋语的一些词汇。

张家口方言有很多词汇是晋语中普遍存在的(当然在普通话中不普遍),也有个别词汇是张家口本地独有的,即便大同、呼市、太原也没有的词汇。

同时,方言词汇的书面表达,涉及到一个正字问题。也就是尽量用这个词的正字来书写,而不是从普通话中借一个相近的音。这就是说,同一个字,在普通话中和在晋语中有不同的读音。另外为了避免歧义,必要的时候应该在某些字后标注字母文字注音。

例:

1.第一人称:“我”,晋语中可以写成“俄”,注音为“nge”,“爱”ngai,这样应该就能知道 ng 的发音了。普通话中 ng 声母大多脱落,而晋语中还保留着,有个别脱落g而成为n的。
普通话 晋语
我 wo nge
饿鹅娥蛾 e nge

2.张家口方言中最著名的词汇:“不机密”,其本字应当是“不精明”,其中精明jing ming二字鼻韵尾脱落,读作jimi。这个词大范围出现在太原以北的晋语区,太原南部也有。

3.“猜”,张家口方言读若“旦”,据我和一些晋语爱好者考证,本字应当是“断”。张家口方言中有一些字的读音,相对于普通话而言,丢失了介音,如“旦”,dan,是“断”duan丢失介音u的结果。同样的还有“暖”nan 。这个特点是晋语和官话沿不同路径发展的结果,下文讨论。

4.另一个最著名的词汇,“偢qiao货”,这个“偢”应该是一个后造字,本字可能是“糗”qiu,也就是南方人常说的那个“糗”,不过这个本字还是存疑的。“偢货”这个词仅见于张家口各地,其他地方没有。

此外,张家口方言还有很多古香古色的词汇和发音。下面介绍几个古字:

1.“荷”,声调上声,意思是“拿”。这个字在普通话中读作去声的时候,有表示负担、拿、取之意的“负荷”一词,但是用意比较狭小。而在晋语中,“荷”就是日常用语,古香古色。

2.“缯”(zeng,去声)
缯:绑;扎
缯丝为弦。——《新增格古要论·制琴法》
晋语现在仍用,例如:缯辫子;拿绳绳缯住。

3.苫, 音同“扇”,去声。
意:用席、布等遮盖。
同本义苫,盖也。——《说文》
白盖谓之苫。——《尔雅》。注:“白茅苫。今江东呼为盖。”李注:“编菅茅以盖屋者曰苫。”
寝苫。——《仪礼·既夕礼》
乃祖吾离被苫盖。——《左传·襄公十四年》
刈茅苫鹿屋,插棘护鸡栖。——宋·陆游《幽居岁莫》
晋语中句如:下雨呀,快连场上的麦子苫住。

4.溻 tak,入声
意:汗湿透(衣服、被褥等);用热水敷。
溻,他盍切,湿也。——《玉篇·水部》
晋语句如:
1.你感冒兰,回圪叫你妈拿热毛巾给好好溻一溻。
2.一璀下张雨来兰,淋得湿溻溻的。(其中,璀、张的本字还不清楚)

说说张家口方言的调类

大家上小学都学过普通话拼音,共四声,其中一、二声分别是阴平和阳平,三声是上声,四声是去声,普通话没有入声

张家口大部分方言也有四个声调,分别是平、上、去、入。相对于普通话而言,多了个入声。但是在普通话中读一声和二声的字,在张家口方言无法区分,这就是所谓的“平声不分阴阳”。平声不分阴阳是张家口方言非常存古的一个表现,在晋语中仅见于张呼片和并州片(代表方言:太原、榆次、平遥等地),在全国而言平声不分阴阳的地方也寥寥无几。古汉语最早原本就是各声调均不分阴阳(不过有清浊音之分,现在张家口方言没有浊音,浊音清化)。

有几个地方有点特别的:
1.万全、怀安的入声分阴阳,阴入和阳入字在万全和怀安可以区分,而在其它地方所有的入声字都只读一个声调。其实除了万全、怀安,在有些地方老人也能区分阴阳入(比如尚义、康保、张北等地的老派),只是新派基本不分,或者对阴阳入字不太明确。这就是说万全、怀安有五个声调,平、上、去、阴入、阳入,这一点上和晋语并州片的调类完全一致,调值也颇有相似之处,也就是说万全、怀安话听上去更像太原一带。我怀疑这可能和晋中商人的影响有关,张家口是晋商的东口,和著名的走西口的西口归化城(今呼市)遥相呼应,张家口是明清晋商云集之地,而万全曾经很长时间是张家口的治所所在,这可能是万全、怀安话接近晋中的原因所在。

2.阳原话和大同话几乎一摸一样,而大同和张家口最主要的区别是大同平声分阴阳,这样阳原也可能是分阴阳的,我不太确定,请阳原的朋友指正。

3.现在张家口各地在新派中都有入声舒化的现象,把入声字归并到其它声调中。这是受书面语、普通话教育和北京话的影响,这样的话,对于入声舒化的朋友,就只有三个声调了。

现在有必要及时给张家口各地分类了,呵呵。因为实际上张家口各地口音也不大一样,但是学术上比较笼统,都是晋语张呼片,我认为这不够严谨。

下面详细说说各县和市区的方言以及可能的影响因素。这个划分是我自己分的,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张家口四区十三县的方言,从调类、调值、听感上大致分坝上坝下两类。

详细(非常详细)可以分为如下几类:

一、张北西部、康保、尚义类;

二、张北东部、沽源中西部、崇礼西北部类;

三、万全、怀安类;

四、阳原类;

这四个是我认为和山西、内蒙的晋语极其接近的。其中,一近内蒙、大同;二基本同一,但“官味"比一要重一点;三近并州(晋中);四近大同。

五、涿鹿南部、蔚县类。入声消失,蔚县被归为冀鲁官话。同样的,大同的广灵和蔚县相邻,没有入声,也被归为冀鲁官话。但是我认为作为张家口的一部分,蔚县应当留在晋语区。除了入声,从词汇上、语音上看,蔚县也是近山西,远北京的,蔚县人也嗜醋。

六、崇礼中南部、宣化(不含区)、涿鹿中北部、怀来、下花园、赤城大部类(可含延庆西部)。这一带是坝下的主要地区,语音受官话影响较重,但词汇和语音是典型的张家口型。

七、赤城东北部小部、沽源东部小部类。这一带地区比较小,靠近北京官话怀承片(怀柔-承德片),受北京官话影响,语调偏高,说普通话也相对张家口其它地方要标准。

八、桥西区、宣化区类。这两地普通话占上风,宣化区其实还不严重,但趋势是桥西的趋势,就是此地话逐渐退出公共交际场合,变成家庭用语。

九、桥东区类。罕见晋语(251除外)。相对桥西而言,桥东是张家口市区新兴的城区,京张铁路的开通带来桥东的繁荣,带来大量北京、天津、河北南部、以致全国各地的人口。从它发展的那天开始,桥东就是各地商客旅人云集之地,京腔和普通话占绝对主导地位。


转载请注明,本文作者新浪微博 @chahar。

更多内容请关注本微信公众账号(「晋语」或「ChineseJinyu」),欢迎投稿!

也可到新浪微博 @晉語協會,与我们交流,或针对方言的话题提问,在今后的文章里会为大家答复。

All: 0comments